八月十日

西北漫游之旅

今天本想再上街一游,到黄河之滨向母亲河告别,但又遇雨天,便取消念头在家补写日记,看看电视,等待晚间乘火车返穗。

这次选择乘火车从兰州到广州,主要也是想以漫游方式结束此游。另外在高原地区生活了几十天,从缺氧到富氧,有个过渡过程,对我们身体的适应性也许会好一点。

繼續閱讀

八月九日

西北漫游之旅

今天在兰州休息,取出原存放的行李,再整体收拾。说来可笑,存放了两大包行李后,不仅在西安、西宁行动轻松,而且不乏衣物供应,可见出发时实在太多虑了。毛衣、毛裤、厚衣、长短袖衬衣、厚薄裤子等等,各备了几件,实在是多余。实际上在青海湖、日月山、金银滩等景点,即使将我们所带的所有衣服穿上,也顶不住塞外高原的寒风劲吹,只有穿上厚大的棉衣方可抵御。这只有靠当地朋友提供或在景点租用。今后再出游宜轻装前进。

繼續閱讀

七月十九日

西北漫游之旅

昨晚入睡前老伴突感胃痛,至深夜十二时左右仍未见好,我给她吃了黄莲素后不久,呕吐大作,连续两次,吐后才逐渐入睡。早上起来她仍感体力不支,早餐连牛奶也不敢喝。但回想昨天饮食都很清淡而正规,并无不洁之处。可能就是连续十多天的劳累,积劳成疾,引致肠胃功能紊乱所致。人老了,健康总是在边缘状态,没有储备,随时都会出问题,不可不慎。故而今天漫游行程取消,决定在家休养生息一天,足不出户,收拾行装,以利再战。

繼續閱讀

七月十八日

西北漫游之旅

今天是周六,本拟前去参观甘肃省博物馆,但适遇该馆修葺停馆,只好自叹无缘。人退休了,在品味人生之余也钟情于品味历史,这已成了我近年的瘾病,也难得老伴同好,成了同病相惜。

市博物馆也很小,据说也无什藏品,就顺步到张掖路黄庙而去。这里是奇石古玩市场。今天还是周六的自由市场,一连几进的黄庙的空地上,摆满了地摊,举凡奇石、古玩、旧钱币、邮票、古旧书刊、字画不一而足。没有博物馆参观,在这里也可以对当地文物有所了解,聊补遗憾。惜囊中羞涩,只买了几件礼县人带来的小动物摆件,另买得的一件在荷叶上两蛙相争的铜纸镇也颇有趣。

繼續閱讀

七月十五日

西北漫游之旅

昨晚10时40分的火车,是从银川开到西宁的,经停兰州。我们买的是两张下铺软卧票,每票156元十分廉宜。车上设备及清洁方面也不错,只是房门难关。要“学习”多次才较顺利,老伴说手都练痛了。晨早6时20分顺利抵兰州。兰州火车站设计颇佳,有些类似航空站,上层进站有斜路,供汽车直上;下层出站,与汽车站停车场相接,比广州西站、东站及深圳车站设计都合理得多,尤其广州东站建设多年,还是一个上下不分、人车混集的状况;而二层偌大平台又空置,真令人不解。在这方面兰州人要聪明和务实多了。

繼續閱讀

七月十四日

西北漫游之旅

八天的宁夏漫游之旅今天结束了。晚上10时将乘N901次列车开赴兰州。

“天下黄河利宁夏”信不诬也。黄河哺育了这个塞上江南。昨天我们穿越银川平原为中心的宁夏平原,行程二百余里。到达中卫,仍是一片沃野,只是过了中卫才出现沙荒地也才出现了沙坡头治沙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