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七日

西北漫游之旅

今天要进行的是这次青海行也是西北行的最后一个旅游项目。这个旅游地是来西宁时在火车上偶然听说的,同车厢的一个带着小孩子的女中学教师介绍说,察汗河国家森林公园景色很美,有点像九寨沟。我们被她说动了心,便向朋友建议可否一游。他们原先说没有人去过,不甚了解,后来说可以一试。但认为离西宁仅有百余公里,约定9时半才驱车前往。没想到这是一次颇为艰难却又别开生面的青山绿水+农家乐之游。

第一个遇到的艰难是沿途修路,车出大通县后即遇全线修路,迂回曲折不说,还崎岖难行。越野车也颠簸不已。好不容易到了黑泉河水库,越过了到处塌方的一段烂路,最后到了一处于深山大谷的修桥工地,路就戛然而止,被一栅铁门彻底遮断。同行的朋友下车与围坐该处的当地老乡和施工工人攀谈了解,确认前面道路放置了大量的桥梁构件,任何车辆都无法通行。一当地老乡提议说,他可以带路,步行约150米越过施工区后,就可以叫来当地仅有的两辆货车之一,送我们入园区。午饭也可以在他家进食,享受农家乐。我和老伴感到行程艰难,已萌退意。但同行的朋友们积极主张继续进行。为了不使大家扫兴,我们也只好鼓起勇气表示同意。

高原空气稀薄,天空又下起微雨,我俩气喘吁吁、互相扶持着,跟着老乡在巨大的桥梁构件、施工机械和污泥小坑之间,迂回攀爬,总算越过施工区,看到远处绿荫田野中有几处民房。老乡飞步前去,我们等待了十多分钟,终于来了一部农用三轮车。司机坐旁有两个坐位,由老伴和另一女士同坐,我们三人坐在铁制车厢两侧放置的木头上。车子在石头与砂子铺成的小路上行进,剧烈的震动和颠簸,手抓车厢铁栏杆也无法安坐,站着反而更为舒服。车子先到村子里,朋友和老乡商议安排午餐,花了30元在一农家买了一只约5-6斤当年生的大公鸡,谈好了其他菜色,又在一小卖店买了啤酒,什食,并约定下午2时返回进餐。然后坐着他们的三轮“越野车”继续向山中森林公园进发。看到这一切,我不禁暗暗地佩服朋友们临难不惧,乐观豁达的精神和处事能力,这也许是他们长年在青海工作锻炼出来的吧。

我们的“越野车”沿着山头小路向山上爬行,我们像猴子一样在车上东摇西晃,好不艰难,但我们的注意力却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不时地互相“指点江山”,不时地发出阵阵赞叹之声。开始是一幅似是铺设在斜平山坡上的不同深浅的黄色油菜花,配衬着飘着薄云的远处青山的美丽油画。然后是一丛丛低矮的、枝干苍劲、千姿百态的松、柏、枫树,长在鲜嫩小草的各种野花之上,自然天造、连绵不绝的盘景之园。再向前行就看到一条清溪,从山谷中奔泻而去。清洌的流水在形状不一、颜色各异的山石中,时而分泻,时而合流,又是一幅美妙的深谷清流图。

车子像老牛一样喷着热气,终于爬行到一个群山环抱的开阔地,这里既有“盘景”,又有溪流,高耸的群山,浓绿的树木,我们进入了一个绿野仙踪般的大自然乐园。但车行的小道也到此为止,一位在此地放羊的老乡说,这里只是是公园入口,要登山才能深入森林公园。要到森林中的大瀑布景点还要骑马走2小时。至于要到森林深处或峰顶的景色绝佳处则再要骑马2小时。由于修桥断路,游人绝迹,现已无马供应。我们只有叹而止步。两位中年朋友心有不甘,沿路步行登山探秀,我则沿着溪流漫步而上。老伴与另一女士留在原地赏景捡石头。越向上行,山景溪色更加迷人,鸟鸣声、流水声,声声入耳,野花遍谷,绿树葱笼,引人入胜,仿佛“桃花源”就在前面,我正在兴冲冲地沿溪继续前行时,老伴怕我迷途忘返,遣朋友唤我,我才梦醒而归。不久朋友们都已返回。我们兴犹未尽地登车离去。奇怪的是我们在登山前常感到氧气不足,气喘吁吁,但在这片山头福地上却个个精神奕奕,全无气促之感。这应是这森林负离子氧吧之功吧。这山佳水美,藏胜蕴秀,自然环境仍处于原始状态的宝地,如果交通改善,开发得当,是很有望成为著名旅游胜地的。

下得山来,进入农居,围坐在土炕上,品尝捞茶,也是平生一件新鲜事。我和老伴心中雀跃不已,频频照相为念。这是一个土族人家,父亲是村里退休干部,已离家上山放羊,要两个月后才返回。母亲已68岁,但手脚灵便,仍是家务主力,大儿子就是我们的向导,家中尚有媳妇和小孩。家有大院子、房子七间,还在菜地后面盖了一幢准备作农家乐的砖砌平房,因断路尚未启用。农家人做饭手脚慢,说好二时进餐,等到已下午三时才开始就绪。看来他们真的要接待好旅客,还有个过程。大家好像都已忘记了饥饿,但当看到大盘红烧土鸡、炒土鸡蛋以及刚从园子里摘下的煮青菜时,又都食欲顿起,都感到乡村食物返濮归真的珍贵和味美。土家主人似对食物也不客气,鸡、蛋都自行留下了一半,也不知是否土族人规矩。幸我们毕竟食量不大,已经足够了。农餐一顿,价也不贵,鸡30元,餐费80元。食毕已近四时,原三轮农车未见前来,主人改用自家的手扶拖拉机送客。我们五人站在车斗上,返回修桥处。坐拖拉机也是平生第一遭,这也是体验农家生活。看来这家人生活不错,除了有手扶拖拉机,还有洗衣机、电视机(自装卫星天线可收四个台),家中养有牛羊近百头,又开展了旅游服务,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看到农民生活的改善,雄辩地证明改革开放政策的正确性。

晚饭后收拾行李,赶写日记。在西宁虽时感不适,但能在这高原地区坚持停留达6天,也是我们原来不敢预定的。看来老躯仍有一定的适应力,但将来年纪再大了也未必有勇气重来一遍了。再见了,雪域高原,我们永远会记住你的美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