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五日

西北漫游之旅

早上掀开窗帘,眼前一片明亮的阳光,心中大喜。朋友来电话说今天天晴,明后天湖区又会有雨。想不到,总认为天旱缺雨的青海地区,今天成了唯一天晴可游的难得日子。我们来青海心目中的第一游,总算可以实现了,心中雀跃不已。可惜的是尽管我们已把到青海的日程调到整个旅程的最后,但鸟岛仍然未能开放。朋友说找到了一名当地人,可带我们到附近湖滩瞭望鸟群,也可以说是聊补一下遗憾,对朋友的尽力,我们深为感激。

青海湖畔距西宁最近点为150公里,但湖面面积达4473平方公里,环湖一周为400公里。我们要去文成公主的纪念胜迹日月山,倒趟河,又要去黑马河游湖码头,并去鸟岛附近观鸟,这样就必须环湖一周,往返达700多公里,穿越辽阔的大草原。今天的确是一个游点丰富、路途跋涉漫长的旅游高潮。

离西宁西行约1小时,抵达海拔3489米的日月山。相传公元641年唐玄宗遣文成公主入藏和亲,行至此地时,公主见山高风急渺无人烟,伤心啼泣。护送大臣李道宗以皇帝名义赐给日月宝镜两面以作慰勉。公主将日、月镜分置两边山头,两山因而得名。另一民间传说更为动人,说公主行至此地时,伤心莫名,将日、月两镜,分置两侧路旁,两侧蓦然成山。又泪落成河,公主让河水向西倒淌,以免东流至洛阳,让父王伤心,故河又名倒淌河云。凡此种种,既是公主怀亲念国的亲情表达,也是人们对这位美丽善良的汉家公主为了民族和睦,而作出和亲之行的深切怀念。1984年国家拨款分别在这日、月山峰建亭立碑,并在山下竖立文成公主塑像和建成小型展馆,纪念这件汉藏和亲盛事。日月山纪念亭是我们这次西行经历的最高海拔点。攀爬上去,我和老伴都不禁气喘吁吁。亭上虽然晴空烈日,但仍然狂风劲吹,向西极目远望,只见草原荒野一望无边,真的是前路茫茫。我们似乎亲历了历史场景,心中对文成公主更添同情和敬重之心。国家民族的历史重担竟让这样一个柔弱女子的肩膀来承担,然而她竟然很好地完成了,写就了一段流传千古的历史佳话。“自古知兵非好战”,和亲代替战争,爱情赢得和平,干戈化为玉帛,尽显出中华民族的睿智。如今世界上一些运筹帷幄的人也未必有这样的智慧。

日月山
离开日月山继续西驰。原来晴日当空又渐渐被越来越多的浮云遮盖,心中又忐忑不安起来。司机说如果在烈日下的高原行车几百公里,即使有空调,紫外线之强也令人难耐,阴天行车其实是幸运的。

我们真是幸运非常。到了青海湖黑马河码头附近,灰白的天空又开始处处透蓝。高原碧湖之上的蓝天之蓝,宛似蓝宝石般,是在任何调色板调不出来的透蓝色彩,妙极的天青之色。又幸运的是,湖边大片的油菜花都迎阳绽放了。澄黄的一片,衬着碧湖、蓝天、白云,真是美极了,说是人间仙景或用任何形容词都不算夸张。朋友虽已来过多次,但美景难逢,今天他也要摄影留念。

在黑马河码头,租了一艘半封闭的小型快艇游湖。今天湖面只吹微风,在阳光下波光鳞鳞。小艇在辽阔无边、平静的高原湖面上快速飞驰,尾部掀起层层碧浪。清风扑面,头顶蓝天阳光,白云朵朵,心中感到像神仙一样的逍遥快乐。一切烦恼都随风消逝,心胸无比地开朗、欢畅。高原湖泊给人就是格外清新、透亮的感受,净化心灵。我们频频地相互拍照留念。我手拍浪花,放在嘴里,尝了一下,水并不太咸。船夫说,今年雨水充沛,十多条河流入的淡水,降低了湖水的咸度,也使湖面的水位有所回升。这真是好的征兆,但愿这全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永世长存,万代常满。

车转到鸟岛附近的饭店,由于不能登鸟岛,这里冷清得可怜,一场斑头雁的禽流感,令这平日人潮如海的旅游景区变得几乎人影全无。我们在饭店便餐后,由当地人带领我们通过草原的牧场小路,沿着流入青海湖的布哈河河岸到青海湖边看鸟。其实近日鸟岛的鸟类死亡已经停止半个多月了,但环保部门规定,要在发现最后一例死鸟21天后,如再无新发现,才可以解禁,目前尚未到此期限。沿着布哈河我们就不时看到鹭鹚群集在河边捕鱼,看到海鸥在天空飞翔,特别令人高兴的是这次禽流感的主角斑头雁,一群群地在河对岸水边游曳,它们似乎分群而集,当发现有异动时立即大群分为小队分别行动。到了河滩,远远看到一大群海鸥成白色的一片,或鹭鹚聚成黑色的一片,当车辆行近时立即腾空而起,在天空形成群鸟飞翔的奇异景象。我们因离得太远,拍了不少照片,但都不十分清晰。据说鸟岛上筑有观鸟碉堡式屏障,令人鸟分隔,人们通过观察窗观鸟,十分真切。试想十万只各式鸟类,时而聚集,嬉戏于前,时而群起飞翔,遮天蔽日,那是何等的美妙壮观。可惜天灾难料,这个遗憾,看有无机会下次再弥补吧。

车行在牧场草原时,见到青草繁茂,长势甚佳,但未见牛羊。带路人说夏季牛羊都进山口吃草去了,本地牧场的草留待渡冬之用。他说当地及山上的草原都已分地到户,外来汉民每人300亩,本地藏民每人2000亩,体现了民族政策。在生育政策上也有区别,藏民夫妻可生育3人,汉民为2人。据称藏民收入约倍于外来汉民,民族关系尚颇融洽云。在草原上我们还看到几只雄鹰,硕大的体态,雄起的姿态,不愧为草原之雄。牧民们十分企求雄鹰能更多地繁衍后代,以遏制鼠患。我们看到一些牧场上鼠患触目惊心。车行近时鼠群纷纷钻入地洞,数目之多宛如苍蝇,鼠穴上黄土裸露,寸草不生,触目惊心。看来草原生态还需要努力改善和维护。鹰少了,狼和嗜鼠的动物也已被猎杀,几乎绝迹,鼠患还能不猖獗吗?据说从去年起,当局已将牧民的猎枪全部收缴,未知还能收效否?

青海湖
青海湖最受关注和保护的是湖中唯一的鱼类,也是十万只候鸟和宿鸟的唯一食粮——湟鱼。这湟鱼,我们曾十分熟悉,记得在61-62年困难时期,北京西单、东单等主要菜市场曾大量供应青海湟鱼,以缓解当时京都的副食品短缺。据说当时青海湖湟鱼资源十分丰盛,马儿在湖边走过时马蹄也会踢死湟鱼。当地人说,当年的湟鱼用作口粮救活了许多青海人,随后的若干年几元钱还可买到一口袋十余斤的湟鱼。然而在水质清洌,寒冷的湖水中,湟鱼生长极慢,一年只可长一寸,以此长期滥捕残食,加之湟鱼赖以产卵的十余条入湖淡水河,生态状况变坏,湟鱼数量骤降。近年湟鱼已几乎成了稀有生物。当局现已痛下决心一律禁捕,以防湟鱼绝迹。希望在若干年后,这种肉质幼嫩、味道鲜美的优质鱼类,能够再限量恢复供应。湟鱼的兴衰,应是人们应当重视环保,珍惜资源的典型事例。记得在南京工作时,长江上的秋刀鱼是最普通不过的小鱼,价格低廉,但前几年故地重游时,秋刀鱼竟卖到近千元/斤,成了稀有的珍贵鱼类。我想买的人主要是为了怀旧吧,然而这种怀旧是多么酸涩。

700多公里的路程,又游了这么多景点,只7时左右就又回到了西宁。这有赖于有一位经验丰富的司机,修葺良好的高速公路和环湖公路,以及一部名牌的越野汽车。青海的主要公路的路面状况,真的是十分良好。越野车高速行驶时也感到十分平稳,全无颠簸之苦。青海似乎特别喜爱名牌越野车,在我们宾馆的马路上,简直就是世界名牌越野车的博览会,型型式式,各显其妍。只可惜未见到在甘肃酒泉听说的钢厂董事长购用的悍马牌越野车。据说该车身价数百万,形如坦克,是美军用于沙漠作战的军用车。钢厂购入使用,不知是为了安全还是为了什么。好的越野车均身价不菲,就是质量较好的也要60-70万,比一般小轿车要贵得多。青海地域辽阔,一些非正规道路路况还较差,如果是施工等涉野单位,对此也有实际需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