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四日

西北漫游之旅

今天本打算去青海湖,但一早起来,天空云层密布,雨点纷洒。打电话问了鸟岛附近的饭店老板,说是湖区正在大雨滂沱,决定改期。我俩预定在周五上午离开,尚有三天,总会遇上晴天。青海湖可是我们这次青海行游览项目的首选啊,要尽可能保证在最佳的天气条件下前行。

塔尔寺距西宁26公里。车出郊外,在绵绵细雨的迷朦中,公路两旁翠绿的树林,黄色的油菜花,潺潺细流的溪水,像铺上绿色地毯似的草地、山丘,别致的农舍,分明是一幅优美的江南田园画。哪里像雪域高原?真的是“细雨迷濛山水绿,错把塞上作江南”。

当地朋友说,这几年西宁以至整个青海,都重视了环境保护,大兴绿化工程和空气、水源的保洁工作:如西宁的公共汽车及巴士都已实现了燃料天然气化;凡有重污染环境特征的工业,一律不准建设甚至停产;城周地区的山头野地都不得开采建筑材料,已开采的停工并恢复绿化;还在林区实行禁伐,退耕还林;牧区实行限制牛羊增长速度,部分还退牧还草等。凡此种种,带来的结果是西宁及青海一些地区的小气候明显地变化了,特别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生长季节——夏季,雨水明显增多,城市空气质量明显改善。这些话听来令人从内心感到振奋和欣佩。我们来前西宁已下过几场大雨,如今又见细雨绵绵,难怪江南景现。

塔尔寺
塔尔寺位于莲花山上,是藏传佛教黄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也是黄教的发祥地。公元1379年,据说宗喀巴降生地生长出一株树叶显现佛像的菩提树,大师之母按宗喀巴的嘱托,以菩提树和佛像为胎,建成聚莲塔。至1560年开始在周围建寺。因先有塔后有寺,故名塔尔寺。四百多年来,寺院不断扩建、修葺,已建成占地40余万平方米的古刹建筑群。现寺中,有活佛15位,喇嘛500多人,并设有显宗、密宗、医药、时轮等四大学府,已成为大型著名寺院,是黄教六大寺院之一。宗喀巴大师在世时,撰写过大量经书,奠定了黄教理论基础,培养过大批弟子。达赖和班禅两个世系就是由他的两个高足弟子传衍而来。因此这座建于宗喀巴诞生地的寺院,在藏传佛教中享有特殊崇高的地位。的确,这依山而建,金顶生辉,殿宇叠峙,僧舍栉比的寺院建筑;寺内精美的佛像、法器圣物,层藏叠阁的经书;历代帝王、名人官宦敬献的匾额、珍品;被誉为塔尔寺三绝,体现藏族艺术奇葩的酥油花、壁画、堆绣;都体现出塔尔寺是不同寻常的佛教圣地。这一切都让我们这些游览者目不暇接,对藏传佛教的神秘精深,颇为震撼,对藏族艺术的神奇精湛,深为感佩。

“神秘”和“神奇”诚然是我的内心感受。藏传佛教的佛堂并不高大,窗户虽设而从不敞开,内部陈设繁多令人目不暇接,轮回学说的精深和信徒们信仰之虔诚等等都给我这样一种特殊的感觉。

我们意外地途经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的诞生地——221核弹科研基地和制造厂。如今221厂已经完全关闭,成了西海镇政府的所在地。当年的核弹试验所,周围几十公里的草原成了金银滩旅游地。当年的试验观测所向公众开放。我们参观了试验室、观测室,和试样原子弹冷爆(即没有装满核燃料的核爆。第一枚真正的原子弹和氢弹在这里研制完成后,是在新疆罗布泊上空试爆的)后炸得熔迹斑斑的钢板。观看了实况录影片。当年这一批精英人物,长年累月,离家背井,在这一片荒无人烟的草原上,艰苦奋斗,终于令我国进入了核大国的范畴,嗣后中国又承诺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并共同倡议各国逐步销毁核武器,这些都是感人而正确的。张爱萍将军题字的纪念碑,在这一片依然荒漠的原野上,在朔风中肃然而立,显现出奉献与真诚。

金银滩
金银滩如今成了欢乐的草原旅游地,广袤的草原上分布着一座座蒙古包、藏民包构成的休憩旅店。虽然今天天色灰暗,冷风劲吹,时有阵雨,仍然有不少旅游车辆到达,到处是音乐声,舞蹈声、欢笑声,一片和平、欢乐的盛世景象。我们也到了一家大型的藏民饭店,进了藏包,大家急忙爬上已生了火的大土坑之上,取暖消寒。藏包内彩色鲜艳的陈设,服务员周到的服务也使我们顿生暖意。喝了穿着藏族艳丽服装的姑娘们献上的青稞酒,听了英俊健壮的藏族男青年豪迈高亢的歌声,品尝了喷香鲜嫩的烤羊腿和颇具特色的血肠、羊肉肠以及各式小菜、点心,更加是热气中烧,荡气回肠。沉浸在亢奋和欢快的氛围之中。其中我特别欣赏糍粑(是由炒青稞粉加酥油手捏而成)以及奶皮(是由热牛奶冷却后在表面凝成的)。同行的朋友笑说,我大概是喜欢吃西餐。老伴最钟情烤羊腿,频呼味美,可惜又怕拉肚子,不敢多吃。

帐外草原上的寒风相当猛烈,但远处的乐声仍阵阵传来。我和老伴忍不住穿上朋友为我们这南方客人准备的厚棉衣,走出帐篷。原来从深圳、郑州等地来的旅客正在藏族姑娘们带领下大跳锅庄舞。男、女、老、少手舞足蹈,欢声四起,似乎压倒了塞外的朔风劲吹。

藏胞草场上还竖立着西部歌王王洛宾所作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的真实主角卓玛姑娘的塑像。1938年王洛宾在金银滩附近拍摄电影,发现并惊艳于这位美丽的牧羊姑娘。当年青的王洛宾向她表示殷勤时,卓玛回首嗔然一笑,挥起手中的皮鞭,轻轻地敲打在王洛宾身上。这纯真而妩媚的一刻,就这样深深地印在了王洛宾的心中。今天卓玛姑娘眺望大草原,似乎仍在看望着她可爱的羊群。王洛宾的流传久远的深情歌声,也在人们的耳际回旋。

返到西宁,已是晚上9时。快乐时刻忘了高原的低气压,忘了疲倦。但回到了饭店房间,我们都感到混身无力,疲态毕露。漱洗后,吃了药,就赶紧上床睡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