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日

西北漫游之旅

银川特别强烈的阳光,一大清早就强烈地穿过窗帘的间隙射进来。房间明亮一片,也催醒了睡眼惺忪的我们,只好不大愿意地爬起床来。

今天第一个节目是驱车56公里到贺兰口去观看距今3000-10000年古人类留下的岩画。车子离城后相当一段路是沿着贺兰山麓而行,巍峨的贺兰山泛着淡黄的色彩,风化的岩石片片碎碎,几乎寸草不生,肃穆无言。是天生如此还是人为的后果,只有由贺兰山自己来诉说了。车行一路,我一路在想。

贺兰山岩画
贺兰山岩画贺兰口岩画是贺兰山20多处岩画最为集中精美的一处,主要是类人首画,还有人物舞蹈、日、月、星、辰和马、山羊、鹿、虎、猴等。岩画主要分布在一个弯形山谷处,岩脚下本有山泉,现已被引水沟接走。泉水仍清澈透明。想当年这里当是绿树成荫、流泉润泽的好地方。类人首似是人类黥面图案,实际上是人们想象中的鬼神面谱,是图腾崇拜。远古年代人们慑于大自然的威力,充满对自然万物的神秘感。崇拜鬼神正是为了祈求神力保佑,求取心灵慰藉。类人首画中据说最精彩的是太阳神岩画,是世界上最人性化的太阳神图案。我为求一赌真容,随一年青人之后攀岩而上,并摄影留存。贺兰山岩画也是我国远古众多少数民族的艺术画廊。从远古的鬼方、荤粥以至匈奴、鲜卑、突厥、契丹、党项、蒙古,他们一代一代地在这裸露的岩石上,用自然颜料、刻岩工具,刻塑下他们心灵中的画图。留给我们的不仅是美丽,还有深深的启迪,美和美好的生活是人类一贯的不懈追求。参观中,老伴还蹲在一猴面岩画前照相留念,表情十分得意。

贺兰山森林公园
贺兰山森林公园从贺兰山的另一处隘口进入,走过长长的一段环绕着山谷而行的公路,就到了出人意表的另一处奇境——贺兰山森林公园。沿山而行时我一直在想,这光秃的山梁怎么会冒出森林,顶多只有几棵山头老松罢了。然而出现在面前的确是一座溢绿蕴秀、郁郁葱葱的森林之山,特别是坐缆车登上峰顶时,极目所及仍是一片葱绿的林海。山风吹来凉意袭人,有时还隐约听到松涛之声,这似乎就是贺兰山之声,它似乎在诉说:这就是千百年前贺兰山原有的面貌,也似乎在说感谢后人的怜悯之心,使这一片绿色的柔被得以硕果仅存。是啊,我用手捏了一下松树根下的沙土,它是湿润的啊,有了树木就保住了泥土,保存并吸引了水分,就避免了岩石的裸露和风化。自然规律不就是这样的么?人们说,森林是土地的根基,说的真的没错。

今天的游览给我们以启迪的不仅是岩画,还有这仅存的树林。

午休后又去了西塔附近溜达,周围售卖的尽是贺兰石砚,老伴要找的石雕人像均未见有精彩的。

晚饭要了煎饼和炖羊肉、啫牛肉大椒,菜饭量均太大,无法消受,但味道颇佳。在宾馆饭堂吃饭似乎渐入佳景,只是顿顿剩饭剩菜也太浪费。打算以后和服务员商量,可否减量供应。的确老人也难侍候,又要物美,又要价廉,还要量少,也够麻烦的了。

1 關於 “七月十日”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西北漫游之旅 | 老伴游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