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九日

西北漫游之旅

昨晚由于老伴妙计铺设了床褥,腾出了薄被,美美地睡上一觉。早上精神特别地好。初夏的银川,今天大晴,碧空如洗的天幕中白云朵朵,空气清新,凉风习习,让从酷暑中的广州来的我们,真的是如临仙境,清凉世界,陶醉非常。

久仰的西夏王陵今天总算有幸光临了。公元约600年时,一个被称为马背上的少数民族——党项族,原生活在西藏、新疆、青海交界之处,由于累受吐蕃族的侵扰,遂向唐太宗乞求内迁至青海、宁夏、内蒙一带,在这水草肥美之处繁养生息。到了1038年逐渐强大的党项族便自立为西夏王国,仿当时宋朝政制,封官设吏,自创文字,盛极时疆域包括宁夏全境、甘肃、青海、内蒙部份地区,曾与北宋、辽,后又与南宋、金成三足鼎立之势。在此期间,强大的西夏军队曾与北宋、辽、金冲突不断,战火频繁。北宋时,西夏曾在好水川用鸽子计大败宋军,北宋名臣范仲淹还因此丢了官。蒙古国异军突起后,以金戈铁马横扫欧亚的成吉思汗,铁蹄之声又开始在贺兰山麓回响。然而遭遇到党项族的顽强抵抗,成吉思汗六次亲征,五次无功而返。第六次时大破西夏军,围困了京城中庆府,但成吉思汗未见到最后胜利就因箭伤复发而亡。一代枭雄成吉思汗竟命丧西夏之地。临终的枭雄心怀大恨,下令一旦西夏王臣民投降,就一律全部灭杀,焚城、碎碑、毁墓。党项族,这样一个延绵了上千年的民族,连同一度曾经辉煌过、自豪过的,历经189年(灭于1227年)的西夏王朝就在挺戈挥刀和烈焰浓烟之中飞灰烟灭,以至几乎完全被历史遗忘。南宋时抗金英雄岳飞,在他的著名的满江红一词中曾写道:“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实际上当时远处长江以南的岳飞接触不上西夏,但这词句却充分显示了宋代爱国将士们统一河山的壮怀激烈。然而历史嘲弄人,完成一统的使命却选择了元朝的蒙古人。后来明朝的汉族皇帝将这一方宝地命名为宁夏,大概也是为了给汉人及宋祖们以一点慰藉吧。

西夏王陵

西夏王陵元代以后,党项族已几乎全然被人们遗忘。一个民族既然自己已发不出任何声音,就是彻底的生理死亡。然而有幸的是在大地中的遗存和圪立在贺兰山麓的黄土孤坟,仍然在无声地呐喊着他们的存在。这些遗存的石碑、陶瓷、铜器、佛经、文字,还可以呈现出他们过去曾经的辉煌,映射出他们存在价值的光芒。诉说着他们也是中华民族苦难情仇的历史长剧中的一位重要演者。

值得庆幸的是,改革开放的祖国,给了他们应有的尊重和爱护。这精美的博物馆、雕塑生动的历史展示馆、作为禁区加以保护的偌大的墓园、就是这种尊重之心的证明。56个现存的民族也一定流淌着许许多多在历史中遗失烟灭的少数民族的血液。我们都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份,是一家人。世界要大同,民族更要大同。民族之间和睦相处、相敬相爱,这就足以证明历史的进步并以此告慰于这些消失民族的在天之灵,被称为东方金字塔的西夏3号王陵,今天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似乎显得格外肃穆、宁静而安详。

张贤亮的西部电影游乐场看似粗犷、杂乱无章,但却也甚有内涵。著名的牧马人、红高粱、西游记曾在此拍摄,各种演具、景物依然。特别有趣的是,还鼓励游客利用道具充当“演员”。我和老伴也扮演了医生、酒楼食客、讲书人、制饼者等角色,照相留念,很过心瘾。如是集体同游或带同家中孩子,当更有情趣。

午饭时已一时许,在城中一装修精致但却小巧的酒楼中吃饭,其中凉拌粉条、鸽子捞面,尤其烤羊排味极鲜美,真算是清真菜中的精品,可惜美食当前,又吃得太饱了。

午睡后继续漫游银川市区,去了古玩城,与店主,座谈甚欢。看来这大学毕业的店主颇有文化内蕴,购得黄杨木盒、水盂及漆眼镜盒等,价亦不贵,颇惬意。

1 關於 “七月九日”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西北漫游之旅 | 老伴游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